中了3d试机号有什么用

記毛漢禮:在瀚海大洋里寫就科研人生

2019-01-25 15:05:23 來源: 中國科學報 作者: 廖洋 郭曼欣 李曉青
毛漢禮,物理海洋學,

青年時期的毛漢禮

■本報記者 廖洋 實習生 郭曼欣 李曉青

一百年前的1919年,對中國是特別的一年:五四運動爆發,馬克思主義思想從西方傳入東方……

同年,毛漢禮出生在浙江諸暨,從此他開始了與祖國跌宕起伏的命運緊密相連的一生。

日本侵華時期,毛漢禮只身一人,風餐露宿,赤腳跋涉1500余公里至廣西求學;抗戰勝利后,他遠渡重洋,攻讀物理海洋學;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美國政府禁令解除,毛漢禮立即歸國,投身中國海洋科學事業,開始了他在瀚海大洋里的科研人生……

毛漢禮,我國物理海洋學家,物理海洋學奠基人之一。其研究成果先后獲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獎二等獎、全國科學大會獎、中國科學院重大科技成果獎、山東省科學大會獎、中國科學院重大科技成果獎二等獎等。1980年,他當選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即后來的中科院院士)。

2019年1月25日,正好是毛漢禮先生誕辰100周年。

以拳拳愛國之心 蹚平艱苦求學路

毛漢禮出生于諸暨縣楓橋鎮毛家園村一個農民家庭。10歲那年,村里辦起了第一個小學,毛漢禮成了第一批學生。毛漢禮成績優異,就讀一年便考取了縣里的正式高小,之后又以高分考取了金華高中。

當時的中國,時局震蕩,毛漢禮的求學之路也因此歷經波折。

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正常的教學無法進行,毛漢禮不得不回到鄉下。堅持學習的他,在家里自學完高中課程,參加了高等學府考試,后被浙江大學錄取。

由于戰爭的爆發,浙江大學被迫內遷廣西,毛漢禮家境貧寒,無法支付路費和學費。為了籌集費用,他應招到浙江省財政廳在縣城辦的一個短期訓練班里做零活,擔水、掃地、劈柴……終于湊足了費用。

1938年,日本飛機轟炸了野山,戰亂使浙江大學繼續內遷貴州遵義,毛漢禮帶的錢早已所剩無幾。無奈之下,他白天趕路,夜宿街頭、荒郊或土地廟,經過一個月的跋涉,終于如期趕到遵義,入讀浙江大學。

1946年,當時的國民黨教育廳決定招考部分公費留學生,送往國外學習,毛漢禮報名應考。

根據毛漢禮在浙江大學所學專業,可報考地理、氣象兩個方向,但他注意到報考海洋方向的人寥寥無幾。

歷史的教訓猶在眼前,中國應該有自己強大的海上國防,中國應該有自己先進的海洋事業!

毛漢禮決定報考物理海洋學。

1947年,毛漢禮考取并被批準到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立大學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學習物理海洋學。

他剛開始博士階段的學習時,由于國民黨的接連失敗,教育廳斷絕了中國留學生的學習費用供給。毛漢禮并不想放棄學業,“空手”回國,他選擇去餐館打工,靠微薄的收入維持學業。

艱苦的海外求學生活磨煉了毛漢禮的意志,也堅定了他為國效力的決心。

1951年8月,毛漢禮獲得博士學位后,便申請回國。但當時由于中美在朝鮮交戰,美國政府頒布禁令:凡在美國的中國科學工作者,一律不能回中國。為了回歸祖國,毛漢禮毅然請律師同美國政府打起了官司,這官司一打便是三年,直到日內瓦會議上美國解除這條禁令,毛漢禮才同錢學森等人一起,成為新中國禁令解除后的歸國科學家。

獻身海洋科學事業 鞠躬盡瘁為國建言

歸國之初,毛漢禮35歲。

當時正值我國大力發展科學事業之際,毛漢禮常說:“海洋科學是一門綜合性、實驗性很強的科學,要盡量采用當代高新技術進行調查研究……沒有準確可靠的調查資料,就很難得出準確的結論。”

1955—1956年,他與海洋所研究員張孝威共同領導了我國首次開展的“煙威外海鮐魚漁場海洋學調查”研究,并討論將“緊密結合生產建設,從海洋調查入手,逐步深入提高”作為發展我國海洋科學事業的戰略方針。

毛漢禮十分珍惜黨和政府賦予他的“用武之地”,盡心盡力為發展我國海洋科學事業獻計獻策。

1956年,他參加了由周總理親自領導的“十二年科學遠景規劃”海洋學部分的制訂工作。規劃制定之初,我國許多海洋機構尚未建立,執行這一規劃的條件尚不具備,他便積極爭取領導支持,努力創造條件。

為了迎接“十二年科學遠景規劃”的任務,毛漢禮領導并見證了中國海洋科學事業發展的多個“第一次”。1957年6月,上海中華造船廠改裝了我國第一艘海洋綜合調查船——“金星”輪;1957年,毛漢禮領導開展了我國第一次大型綜合海洋考察——渤海及北黃海西部綜合調查,并親自搭載“金星”輪帶隊出海負責第一個航次調查;其后,他又主編并撰寫了我國第一部海洋綜合調查報告——《渤海及北黃海西部綜合調查報告》。

1958至1960年間,我國執行“十二年科學遠景規劃”中規定的任務:中國海洋綜合調查及其資料與圖集的編輯,簡稱“全國海洋普查”,這是我國海洋科學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調查實施期間,毛漢禮離開家,足跡遍及中國沿海,主編出版了逾百萬字的海洋科學名著《全國海洋綜合調查報告》。

1977年,毛漢禮突患心肌梗塞,但仍堅持工作。直至晚年,毛漢禮仍積極投身于國際交流工作中,前往世界各地參加會議,進行科學考察、訪問。

1988年11月,毛漢禮在青島逝世。在逝世的前兩天,毛漢禮還親自目送“極地號”考察船赴南極考察,還前往山東省青島市老年海洋工作者協會全體大會,并作了學術報告,為我國海洋科學事業的發展站好最后一班崗。

不拘一格育人才 勇攀科學高峰

毛漢禮培養人才,一絲不茍而又不拘一格。

他認為,發現和培養科研工作中的“將才”和“帥才”是科研工作的頭等大事。他常講:“沒有一個能打硬仗的科學集體,是不能進行科學攻關的,更不能達到科學的最高峰。”

回國之初,鑒于當時多數年輕人英文水平較差,為了讓大家借鑒西方經驗,毛漢禮在其夫人范宜君的幫助下,短期內翻譯出了200萬字的經典著作,這些譯作對培養中國海洋科學人才起了很大的作用。

1956年,在我國開展大規模海洋調查之前,毛漢禮領導開辦了一期相當于大專水平的培訓班。1960—1963年,中科院為滿足科技飛速發展對科技人員的需要,決定采取加快培養的方法,培養緊缺人才。毛漢禮又承擔了海洋學領域的任務,從全國理工科大學三年級的學生中招收了40名學員,定向培養,開辦了一屆物理海洋專業大學本科培訓班,這些人后來被分配到全國各海洋科研機構,大部分成為科研與管理中堅力量。

為了培養高層次科研人才,1961年毛漢禮開始招收研究生,到上世紀80年代,他累計培養了近20名碩博士研究生,這些人在中國物理海洋學事業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研究員李本川說:“回顧我與毛所長接觸的點點滴滴,給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他待人十分隨和,誠懇坦率,讓人倍感親切。他知識淵博、熱愛祖國、熱愛黨,愛崗敬業,嘔心瀝血培養人才。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科學家,忠于黨的好黨員。他的音容笑貌、高風亮節永遠留在我的腦海。”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何沛蓯
中了3d试机号有什么用